可持续发展

风险管理

我们构建了以“经营战略风险”和“业务运营风险”为对象的TRM(综合风险管理)体制,综合管理风险。

TRM(综合风险管理)

帝人集团为了应对威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所有风险,构建了以“经营战略风险”和“业务运营风险”为对象的TRM体制,综合管理风险。2003年起,在董事会下设置“总体风险管理委员会”,由CEO担任委员长,由董事会审议和决定总体风险管理委员会提出的TRM基本方针、TRM年度计划等,并管理重要的风险,为业务的可持续发展打好基础。此外,由监事审核董事会所决定、监控和监督的TRM相关方针是否恰当。
“经营战略风险”的评估由CEO直接负责,作为重要的经营判断依据提供给董事会等。“业务运营风险”由CSR主管负责,管理包括日本国内外整个集团的业务运营风险。通过对各业务集团、集团公司等开展的单个风险管理进行横跨全公司的了解与确认,并制定统一的应对方针等,加强了集团整体的风险管理体系。另外,在宏观环境变化方面,我们从影响帝人集团的风险与机会两个方面,将其与重要社会课题关联在一起进行把握。

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相关的风险与应对

我们将实时监控COVID-19对帝人集团业务造成的影响,继续准备应对经营环境恶化的预案。2020年度,COVID-19导致世界经济减速,以汽车、飞机用品作为重点市场的材料业务领域的业绩受到了很大影响。特别是碳纤维在飞机方面的需求持续低迷,收益性降低的影响可能会长期化。作为其对策,我们将通过提高生产稼动率、优化销售结构,采取改善收益性的措施,并着眼于中长期的需求恢复,为获得飞机方面碳纤维中间材料的新的大型项目而推进开发,同时对收益性进行监控。

为了应对随着COVID-19扩大而带来的业务运营方面的风险,2020年1月,我们成立了由CSR主管担任总部长的“新冠病毒疫情紧急对策总部”,在全球疫情扩大的4月到6月期间,CEO亲任总部长。2021年4月起更名为“新冠病毒疫情对策总部”,为了保障员工及其家属的安全和业务的延续,以全球化视野决定方针并推进措施。

各据点根据各国家和地区的法律法规等,就帝人集团全球方针中规定的预防感染与保障健康、通勤与工作、业务出差、会议与活动、人权考量的各个项目,制定了运行指导方针。在此背景下,2020年度,我们除了继续开展医疗保健等基础业务外,还采取了迅速、大量地为医疗机构供应需求急速扩大的医用大褂等,最大限度运用帝人集团的产品、服务、技术和全球网络的措施。

已认识到的风险

帝人集团通过总体风险管理委员会将经营战略风险和业务运营风险作为重大风险进行管理,具体内容如下。

经营战略风险 发现风险时的主要影响 应对措施
宏观环境风险
  • 各国家或地区的景气趋势和经济状况、主要客户汽车和飞机市场趋势引起的销量变动
  • 原燃料价格变动引起的成本变动
  • 外币结算反映到财务报表、海外关联子公司财务报表的日元换算等所需汇率的变动(如果日元对美元升值1日元,营业利润将受此影响降低约3亿日元/年)
  • 利率变动引起的支付利息变动
我们正抽取那些可能对业绩和财政情况造成较大影响的主要产品进行评估,例如COVID-19对汽车和飞机市场的影响等。
原燃料价格方面通过保障适当的库存水平和长期签约稳定价格;汇率方面运用外汇预约交易等机制以及针对海外投资以当地货币筹集资金;利率方面通过债务长期化和利率固定化,降低风险。
制度变化风险
  • 温室效应气体排放限制、塑料制品限制等超出预期的加强
  • 以中美贸易摩擦的复燃等为代表的世界性保护主义的抬头和经济安全保障风险的提高
  • 日本国内药价改革等抑制医疗费政策的加速
针对各国家或地区的环境限制和保护主义抬头等制度变化的风险,以及包括其影响在内的市场和竞争环境变化的风险,关于受影响的单个业务,我们会事先制定应急预案,同时对包括预兆在内的情况进行监控,为了能够做出战略改变等早期应对而做好准备。另外,关于经济安全保障,我们正在推进相关信息的获取,致力于早期洞察危机。
市场、竞争环境变化风险
  • 竞争环境的变化引起的供求结构变动
  • 在材料、中间材料、零部件供应业务方面,终端需求趋势变化所带来的供应链各环节超出实体经济的库存调整
资源投入风险
  • 无法找到符合战略的项目、无法开展设备投资和M&A,或者延迟
  • 对于研发费用的投入,研发的成果大幅偏离目标
对于旨在开创或扩大业务的大型战略投资项目,我们重点关注将业务环境考虑在内的预测以及针对单个课题的行动计划。
财务健全性风险
  • 由于经营环境显著恶化等原因导致收益性降低等,造成持有的固定资产出现减值损失
  • 将来应纳税所得的预测或假设发生变化,经判断,部分或全部递延所得税资产无法收回时,递延所得税资产减值
我们会在定期监控“网络有息负债/EBITDA”、“自有资本比率”、“D/E比率”等的同时,通过持续监控有减值风险的资产和递延所得税资产,掌握自有资本毁损风险规模。在筹集资金时,我们会基于短中期的大规模资金需求和自有资本毁损风险,考虑到财务健全性,探讨最合适的资金筹集方式。此外,我们会通过运转资本管理、缩减互持股份等方式,贯彻资产压缩。
业务运营风险 发现风险时的主要影响 应对措施
自然灾害等风险
  • 伴随气候变化的灾害
  • 大型地震、海啸等
  • 疫情的迅速扩大
除了应对COVID-19外,我们还致力于通过随时重新审视业务持续性计划和各种防灾训练,降低灾害发生时的损失和实现快速恢复。
生产风险
  • 有害化学物质和工业废弃物的不当处理对全球环境的影响
  • グローバルな環境への影響
  • 化工厂的大事故
我们设置了KPI,致力于管理和降低有害化学物质和填埋废弃物。另外还根据防灾相关的各种指导方针开展防灾诊断、教育、训练等,采取了各种措施。
产品、质量风险
  • 产品和服务的缺陷、重大质量问题
  • 伴有赔偿责任的质量问题
我们在帝人(株)、帝人制药(株)等主要子公司设置了独立于其他部门的专职质量、可靠性保证部门,按照严格的质量管理标准,制定了确保业务活动整体质量的体制。
法律法规、伦理风险
  • 在开展业务的国家和地区,违反商品交易、竞争法、反收受贿赂、个人信息保护、知识产权、产品责任、环境、劳务、税务、安全保障、适用的行业法规等相关的各种法律法规和规定时,受到监管部门的行政处分、应对诉讼、停止业务活动、企业品牌价值受损、乃至失去社会信用
  • 遵守规定等所需的费用增加
  • 供应链上或公司内发生人权侵害,导致业务运营方面的影响或社会信用的损失
我们在通过M&A等方式提高员工多样性的过程中,致力于开展将企业理念和行为规范渗透到全球的活动,同时我们不仅要求公司内部的相关人员,也要求供应商既要遵守法律法规,也要遵守社会规范。针对供应链或者公司内潜在的人权侵害风险,我们加强了人权尽职调查和CSR采购等措施。
信息安全风险
  • 灾害、网络攻击、非法访问等导致的信息外流或第三方非法使用
在处理有关研发、制造、销售等的重要信息、医疗保健业务的个人信息等时,我们在硬件和软件方面采取了信息安全措施。

业务运营风险管理的集团推进体制

基于以下体制,对包括日本国外在内的整个集团的业务运营风险进行管理。由CSR主管和帝人株式会社CSR与信赖性保证部横跨所有公司,对各业务集团(总部)、集团公司等所开展的个别风险管理进行掌握和确认,制定统一的应对方针等,加强整个集团的风险管理体制。

风险管理体制

业务运营风险管理活动

2020年度,我们致力于加强风险管理程序,提升了2019年度重审运营方针的“CSR主管审核”的实效性,并开始试运行风险管理工具。
CSR主管审核发挥着风险管理程序中重要的检查功能,通过将其指出的问题提交总体风险管理委员会审议,并将必要的应对措施纳入下一年度的计划中,我们实现了更有效的风险对策。
此外,我们还引进了新的风险管理工具,提高了业务总部等相当于第一防线的部门在实施风险评估时的便利性,使总体风险管理委员会可以高效率地向董事会进行报告。

业务运营风险处理、业务持续计划(BCP)的情况

自然灾害应急

受到2020年6月下旬~7月上旬频发的暴雨和10号台风的影响,日本国内部分事业所暂时中断了作业,所幸员工和家属没有发生人身伤害。在支撑家庭医疗的医疗保健业务方面,针对受灾较大地区使用氧气浓缩器的患者,采取了确认安危、配送备用氧气瓶等措施。

实施业务持续训练

作为业务持续管理(BCM)的一环,日本国内各事业所和研究所等每年实施防灾训练和地震避险训练。
2020年度,各事业所继续开展了综合防灾训练。另外,我们还汇总了各地的受灾信息,着手开始信息基础建设,以提供紧急对策总部和现场对策总部决策所需信息。

确认安危训练

作为紧急时确认员工安危的训练,我们每年都会利用帝人集团Infocom株式会社的应急安危确认系统开展日本国内通报训练。2016年起,针对24小时内无安危应答的人员,各部门采取了再次追踪确认的方法。
2020年度,面向本公司地区开展了2次有关新冠病毒疫情的紧急通报。全年度各事业所和部门单位使用安危确认系统开展了150次左右的紧急联络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