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发展

针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措施(基于TCFD披露)

在“中期经营计划2020-2022”(以下简称“本中期计划”)中,我们将“减缓并适应气候变化”列为了重要社会课题(materiality)。我们致力于运用轻量化和高效化技术,为脱碳社会转型做出贡献,同时降低业务活动中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量。
2019年3月,帝人集团针对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的建议发表了支持声明。推动与TCFD对接的气候变化信息公开。

治理

帝人集团将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作为可持续发展和风险管理的一环,在董事会的指示和监督下,由CSR主管统辖推进措施。
这些措施方针、计划及其进展按照以下会议机制进行审议和报告,并接受董事会的指示。

  • 在TRM(综合风险管理)委员会审议基本计划,报告进展,将总体风险管理委员会的审议内容报告给董事会(2次/年)
  • 由CSR主管在董事会上发表功能执行报告(1次/年)

战略

气候变化的风险与商机

在制定本中期计划时,我们从2030年的目标愿景倒推,在SDGs的机会和风险分析中,找出气候变化对于各业务的商机,并将其导入业务战略。我们将“减缓气候变化”视为业务的发展机会,通过高性能、高附加值化材料,以降低交通工具的重量并提升耐久度为中心,提供“环境价值解决方案”。在“适应气候变化”方面,通过基于高性能材料的基础设施增强材料,以及医药医疗和IT等技术与服务,提供有助于在发生自然灾害时,降低损失和迅速恢复的“安心、安全、防灾解决方案”。而在降低业务活动对地球环境负担方面,我们在谋求脱离煤电的同时,也致力于推进节能、转向可再生能源以及流程创新等技术革新。

另外,关于气候变化的转型风险和物理风险,我们从以下3个方面分析其对业务的影响,设定环境长期目标,致力于降低CO2的排放量。

气候变化相关的商机与风险

类别 主要商机 时间轴 主要措施
产品、服务及市场 ・通过提供有助于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来扩大收益 短期~长期 ・提供运用轻量化、高效化技术的“环境价值解决方案”
恢复能力 短期~长期 ・提供有助于降低自然灾害发生时的损失和迅速恢复的“安心、安全、防灾解决方案”
类别 主要风险 时间轴 主要措施
转型风险 政策及法规 ・随着碳税和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 ETS)等的引进,成本负担增加 短期~长期 ・监控各种政策动向
・以随着CO2排放量增减而变动的设备投资为对象,引进内部碳定价(ICP)制度
市场、评价 ・本公司集团CO2排放量增加导致企业价值下降或声誉恶化 中期~长期 ・管理包括国内外相关公司在内的本公司集团的CO2排放量
・为达成环境长期目标制定路线图
物理风险 急性、慢性 ・由于台风、洪水等灾害加剧、气温长期上升、海平面上升等气候变化导致业务活动中断 短期~长期 ・随时重新审视BCP(业务持续性计划),开展各种防灾训练

本公司集团降低CO2排放量(范围1+2)路线图

帝人集团致力于尽早全面废除煤炭火力自家发电设备,通过将电力来源转换为可再生能源等方式,实现2050年零净排放的目标。

降低CO<sub>2</sub>排放量路线图

引进内部碳定价制度*

2020年度,我们以随着帝人集团内CO2排放量增减而变动的设备投资计划为对象,制定并引进了内部碳定价(ICP)制度,对于2021年度以后的设备投资开始施行。我们在全球范围的整个集团内施行了共通的设定内部碳价(€50/t-CO2),将CO2排放量换算为虚拟费用,并作为投资的判断标准之一加以运用。通过引进ICP制度,我们推进了有助于降低CO2排放的设备投资计划,在努力达成降低CO2排放的相关长期目标的同时,也为应对将来预计会出现的全球碳价上升做好了准备。

  • *通过设定公司内部碳价,将CO2排放量换算为费用,形成降低排放量的经济激励,在公司内促进应对气候变化的机制
  • 内部碳定价制度的机制

气候变化相关的情景分析

帝人集团在识别受气候变化影响较大的业务和行业的基础上,参考IEA(国际能源署)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World Energy Outlook)等,对2℃情景、4℃情景*下的影响程度进行了分析。

  • *2℃情景:IEA WEO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cenario/IEA WEO 450Scenario、4℃情景:IEA WEO Stated Policies Scenario

2020年度,我们根据受COVID-19影响导致的飞机业界态势变化,对基本情景进行了重新评估,并随着飞机碳纤维中间材料需求增长的推后,对碳纤维业务的收益计划进行了修正。今后我们会继续关注态势,探讨适当的投资时期和资源配置。

在制定下一期中期经营计划时,我们对情景进行了重新分析。此外,我们还对基于降低CO2排放量路线图的下一期中期计划,期间内的具体策略进行了探讨。

风险管理

集团整体的气候变化风险管理方法

我们将气候变化风险定位为集团重大风险,在TRM体制下进行管理,并且在TRM的风险评估中,将集团公司的转型风险和物理风险与其他风险并列,一起进行筛选和应对。
对于转型风险,我们在监控各种政策动向的同时,制定了旨在实现净零排放的路线图,以伴有CO2排放量增减的设备投资为对象,引进了内部碳定价制度,致力于降低本集团和供应链的温室效应气体排放量,以降低风险的影响度。
另外,对于气温上升和海平面上升等物理风险,我们对水灾风险等进行评估,采取必要的措施,并随时重新评估BCP,展开各种防灾训练。

风险管理体制

  1. 1.各业务根据现场情况实施风险管理
  2. 2.CSR主管通过CSR委员会、CSR主管审核,确认各业务的风险管理情况并下达指示
  3. 3.在总体风险管理委员会中,由CSR主管对集团整体的风险管理进行报告、提案、审议、指示
  4. 4.CSR主管董事向董事会报告总体风险管理委员会的讨论内容,董事会审议TRM基本计划

指标与目标

为了加速实现净零排放的措施,我们将“本公司集团温室效应气体排放量”的目标从2030年度比2018年度“降低20%”提高到了“降低30%”。 *该目标符合“远低于2℃的目标水平(Well-below 2℃)”,并且取得了科学匹配巴黎协定规定目标的温室效应气体减排目标“Science Based Targets(SBT)”的认证。
此外,我们还设定了2030年度“供应链温室效应气体排放量”比2018年度降低15%的数值目标。

  • *相当于比2013年度当时的实际排放量降低47%(参考信息:日本政府目标为比2013年降低46%)

CO2削减贡献量

帝人集团将运用一直以来积累的轻量化、高效化技术,追求降低整个供应链的CO2排放。将通过使用本公司产品取得的供应链下游CO2削减效果算作贡献量,目标是在到2030年度为止的早期阶段,使CO2削减贡献量超过整个集团以及供应链上游的CO2总排放量(范围1+2和上游的范围3)。

集团目标

到2030年度为止,实现CO2总排放量 < CO2削减贡献量

CO<sub>2</sub>削减贡献

本公司集团CO2*1排放量*2

本公司的温室效应气体到2030年度为止要比2018年度降低30%,在2050年度之前实现实质零排放。

  • *1除CO2外,还包括甲烷、一氧化二氮
  • *2参考温室气体核算体系计算。未扣除向其他公司销售的能源量折算CO2排放量。燃料的排放系数使用基于全球变暖对策推进法的系数。关于电力排放系数,日本国内使用的是按电力公司调整后的排放系数,日本国外原则上使用的是电力公司固有的系数,但是当无法掌握电力公司固有系数时,适用国际能源署(IEA)公布的最新一年国别排放系数

集团目标(KPI)

2030年度 降低30%(与2018年度148万吨・CO2对比)
2050年度 实现实质零排放

供应链CO2排放量

2020年度,我们制定了到2030年度为止的供应链CO2排放量目标。该供应链CO2排放量目标以范围3的排放量中,除类别1(购买的产品、服务)的贸易公司业务以外的范围为对象。

  • *以范围3排放量中的类别1(购买的产品、服务)为对象。但是,纤维·产品业务中以销售为目的而购买的商品相关类别1的排放量除外。通过购买的产品、服务的购买重量或购买金额乘以单位重量或金额的排放原单位计算。单位金额的排放原单位采用环境省“用于计算通过供应链排放的温室效应气体等的排放原单位数据库(Ver.3.2)(2022年3月)”(排放原单位DB V3.2)的原单位数据。单位重量的排放原单位采用Ecoinvent Database(Ecoinvent Association运营)或GaBi Database(Sphera公司运营)的原单位数据

集团目标(KPI)

2030年度比2018年度降低15%

降低CO2排放量的措施

CO2削减贡献量

2021年度受COVID-19的影响,以汽车用途和飞机用途为主的需求有所下降,导致CO2削减贡献量比上年度减少约49%,为2.46百万t-CO2

CO2总排放量与CO2削减贡献量的变化

CO2总排放量* CO2削减贡献量
2019年度 5.35百万t-CO2 3.28百万t-CO2
2020年度 5.18百万t-CO2 1.65百万t-CO2
2021年度 5.07百万t-CO2 2.46百万t-CO2
  • *CO2总排放量为范围 1、范围 2 和范围 3 类别 (C) 1(购买的产品/服务)、C2(资本货物)、C3(不包括在范围 1 和 2 中的燃料和能源活动)、C4(运输,交付(上游)),C5(业务浪费),C6(出差)和C7(雇主通勤)。

本公司集团CO2排放量

2021年度,本公司集团CO2排放量随着从COVID-19的影响中复工复产,与上年度相比增加了1%,为1.38百万t-CO2,但是相较2018年度减少了7%。另外,2021年度范围1的排放量为0.77百万t-CO2,范围2的排放量为0.61百万t-CO2

今后,为了实现脱碳社会,我们将尽早全面废除煤炭火力私营发电设备,逐渐将电力源头转换为可再生能源,推进业务的发展和温室效应气体排放的解耦。

本公司集团CO2排放量的变化

本公司集团CO<sub>2</sub>排放量的变化
  • *除CO2外,还包括甲烷、一氧化二氮。CO2排放量参考温室气体核算体系计算。未扣除向其他公司销售的能源量折算CO2排放量。燃料的排放系数使用基于全球变暖对策推进法的系数。关于电力排放系数,日本国内使用的是按电力公司调整后的排放系数,日本国外原则上使用的是电力公司固有的系数,但是当无法掌握电力公司固有系数时,适用国际能源署(IEA)公布的最新一年的国别排放系数

供应链CO2排放量

2021年度为2.56百万t-CO2。作为目标指标的供应链CO2,比上年度减少5%,比2018年度减少11%。

供应链CO2排放量

  • *以范围3排放量中的类别1(购买的产品、服务)为对象。但是,纤维·产品业务中以销售为目的而购买的商品相关类别1的排放量除外。通过购买的产品和服务的购买重量或购买金额乘以单位重量或金额的排放原单位计算。单位金额的排放原单位采用环境省“用于计算通过供应链排放的温室效应气体等的排放原单位数据库(Ver.3.2)(2022年3月)”(排放原单位DB V3.2)的原单位数据。单位重量的排放原单位采用Ecoinvent Database(Ecoinvent Association运营)或GaBi Database(Sphera公司运营)的原单位数据

降低物流领域的CO2排放量

2021年度物流领域的CO2排放量为6.5千吨,比2020年度增加了637吨。

2021年度,虽然受到了COVID-19的影响,但是随着经济的恢复,整体的累计货物运输量有所增加(增加5.3千吨公里/年)。

作为持续在物流方面降低环境负担的措施,2021年度我们继续提高卡车的装载率,并尽可能地实行了运输方式转换(运用铁路运输、船运),但是由于物流混乱导致的集装箱陆运距离增加和小型卡车运输增加,CO2排放量较上年有所增长。

综上所述,集团整体物流领域的“CO2排放量原单位”较上年增加了0.004。以每千吨公里原单位(吨CO2/千吨公里)为标准,按照2011年度为1计算,得出指数为1.098。

2022年度,除了通过变更卸货港缩短集装箱陆运距离,集装箱循环使用外,我们将继续推进大型车辆化(扩大集中运输),提高卡车装载率,转换运输方式,致力于降低原单位。

物流领域的CO2排放量与原单位指数的变化

物流领域的CO<sub>2</sub>排放量与原单位指数的变化
  • *物流领域CO2排放量各年度的统计范围如下。
    2011年度:帝人(株)(除芳纶纤维业务)、帝人薄膜解决方案(株)以及并入帝人富瑞特(株)的原帝人纤维(株)的服装业务
    2017年度:帝人(株)、帝人薄膜解决方案(株)、帝人富瑞特(株)、帝人制药(株)、东邦特耐克丝(株)、帝人Cordley(株)、帝人工程(株)
    2018年度及2019年度:帝人(株)、帝人薄膜解决方案(株)、帝人富瑞特(株)、帝人制药(株)、帝人Cordley(株)、帝人工程(株) ※原东邦Tenax(株)于2018年度并入帝人(株),业务移交。
    2020年度:帝人(株)、帝人富瑞特(株)、帝人制药(株)、帝人Cordley(株) ※帝人薄膜解决方案(株)以及帝人工程(株)除外。
    2021年度:帝人(株)、帝人富瑞特(株)、帝人制药(株)、帝人Cordley(株)※帝人工程(株)除外